寫給靈媒體質的朋友這一篇文章是關於我的故事,之前猶豫了很久,我不想要把論命事業跟靈魂學牽扯在一起,也不需要靠著裝神弄鬼來吸引客戶,不過,我有一個使命,就是要幫助跟我有相同經歷的人,所以我還是決定把這篇文章放上來。 我從小就對靈魂、前世、命運、使命…很有興趣,相信靈魂的存在是很自然的事情,因為從我有意識以來一直都能接受到靈魂界的訊息,小時候不懂那是什麼,也以為每個人都跟我一樣,直到我有一天意識到自己跟別人不太一樣,才突然覺得很害怕。 小學三年級,有一天放學被歹徒跟蹤,他跟著我進了公寓的樓梯間,把大門關上,拿出美工刀指著我的脖子,這時候有一股力量堅定的支持我,房屋買賣不斷跟我說話,教我不要慌張、以免刺激歹徒,我也跟著堅強起來,他原本想把我拉進地下室性侵害,不過老公寓沒有地下室,於是改變策略挾持我上頂樓陽台,到了樓梯間頂樓,我開始有點緊張的問心裡的聲音:「接下來怎麼辦?」祂說:「不要緊,不需要擔心。」很恰巧的陽台的門推不開,這一點很神奇,因為事件前後爸媽都有到頂樓曬棉被,雖然是難開了一點,只要用力還是可以的,當天天氣都很好,就在我們到頂樓的時候開始刮大風,把陽台門給壓緊了,歹徒推了兩次開不了門,以為門是鎖上的,就放棄了,於是他打算在樓梯間進行,後來發現環境不太理想,樓梯間回音大,又有窗戶正對對面的公寓,一有人進樓梯間很買屋容易被發現,緊張到挺不起來,只好放棄,丟下衣衫不整的被害人趕緊繞跑。 歹徒離開之後,那股包圍我的力量也漸漸退去,我才開始感到害怕,拿起書包與衣服趕緊跑回家,把家人嚇壞了,我蜷曲在棉被之中,身邊有許多別人聽不見的聲音在為我打氣,有些在討論這件事情會不會造成我的心理陰影,影響到以後的感情路,有的當起心理醫生,幫我作回朔治療,引導我回憶剛才發生的經過,教我去想:「如果那時候我做了不同的反應、事情會如何?」旁邊有其他的聲音罵祂:「都已經發生了,還叫人家去回想!越想越糟糕,不如遺忘就好了。」於是兩個聲音開始辯論心理治療的效果與副作用,然後就有另一個聲音出來主持公道:新成屋「要吵去旁邊吵!不要煩人家。」整個房間只有我一人,卻鬧哄哄的、吵個不停。 我當時好害怕,卻不清楚自己在怕什麼,雖然發生的事情很恐怖,但已經過去了,我怕的是那些聲音說的心理陰影會影響到未來,我更怕的是,為什麼我能夠那麼鎮定的去應付歹徒?我是不是跟一般人不一樣? 這些疑問沒有人能夠回答,我變得很沉默、喜歡獨處,家人不懂我遇到的情況,認為是心理受創的影響。 之後,就像是收音機的開關打開一樣,好多的訊息不間斷的流竄進來,我可以聽到幾十個聲音在對話,成員會不斷的變換,這些訊息無時無刻的充塞在生活之中,其實我不怕祂們,因為那股力量幫助過我,有時候會懷疑為什麼會聽到這麼多濾心聲音,是我的腦袋有問題嗎?我會不會是人格分裂?都是我胡思亂想出來的呢? 小學時聽到的一些話語,到了多年以後才在書上看到相關的理論,高中時,我越來越習慣吵雜的生活,以及莫名其妙的預知畫面,睡著就像昏迷一樣,一天至少要睡十個小時,夢中會看見遙遠的畫面,我越來越安靜、沉默,內心的疑問越來越多,當我試著去說給別人聽,大部分人會露出羨慕又嚮往的神情,然後我就得花很多力氣去解釋,我無法控制這些力量,所以不可能隨心所欲的去預知未來,或是趁著睡覺的時候靈魂出竅去哪裡看看。 我只知道自己帶有天命,這一生要來幫助別人、深刻的去影響他人的生命,但是我什麼都不會,我不打算去神壇濟商務中心世(有很多靈來找我合作)也沒有能力當算命老師(身邊沒有任何懂命理的朋友),我非常懷疑能不能完成這個約定,甚至很想要反抗,只覺得天命很討厭、煩人。 這些事情已變成沈重的負擔,甚至沒有一刻安靜的空閒,能夠專注的跟男友相處,心不在焉成為初戀結束的原因,於是我狠狠把收音機給關掉了,只想當一個正常的女孩子,關掉通靈的能力,等於是否定自我的一部分,我變得很冷漠、疏離、嚴肅、不容易被感動,我知道這樣下去不行,可是我太害怕了,只能這樣保護自己。 進入社會以後發展的並不順利,輾轉的來到桃園,進入恩師的組織中,同批進公司的同事有十多人,我並不特別顯眼,第一次跟老師單獨相處,老小型辦公室師說:「我一看到你就特別喜歡,我記得你,你是我上輩子的學生,非常聰明、很有慧根。」我當時心想:「我也記得你,你不只是我的老師,曾有一世也是我的學生。」不過卻沒有說出口。老師想了想又說:「你跟我學了不少智慧,偏偏就是沒學賺錢,因為我到這一世才學會賺錢,這一次,你要來跟我學賺錢。」我只是微笑以對,不需要多餘的言語交流,我們都知道事情本是如此。 老師已經從命裡界退隱,原本不打算重操舊業,卻在我進公司不久,決定開班授課,針對公司同事在週末開了八字的基礎班,只收教材費,我抱著好玩的心態去修課,沒料到學了一身功夫出來,跟著老師的三年之中,最辛苦的日子是五點起床,五點半辦公室出租跟老師去跑步,六點半回宿舍盥洗,七點半到公司參加早課,每週六上八字課,週日到公司開會兼背書,紮紮實實的學習,從生活中觀察老師的智慧。 老師經常對我的冷漠感到很無力,好像是面對緊閉的貝殼,無從施力,我的心裡也很焦急,卻又不知該如何改善,直到我去見了一位靈媒—美美。 我男友(現在的老公)替我繳了諮商費,要我無論如何都要去見她一面,於是我從桃園騎車到台北,一條直直的路,中途卻轉錯了好多彎,我知道是靈界在干擾,氣得在心裡大罵:「指導靈說這一趟是非去不可的,不要來煩我!」好不容易準時抵達目的地,坐進諮商室裡,其實我沒有把握自己該問些什麼。 美美在紙上畫了畫,說:「我們宜蘭民宿今天換個方式,先從你最關心的問題開始。」我猶豫了一下,知道對這個人隱瞞任何事情都是徒然的,艱難的把長久以來的疑問說出口:「我常常會聽到一些訊息,我不知道是自己胡思亂想,或是真有其事。」美美直率的說:「你是一個靈媒,而且是我見過最純淨的靈媒,其實我很訝異能在塵世見到你,像你的體質大概只能藏在深山裡,任何人的不純淨會讓你覺得不舒服,你現在的狀態,就像是皮膚上起滿了雞皮疙瘩,自然會想要跟人保持距離,不要自責,這不是你的錯。」 這一番話徹底的拯救了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不用懷疑自己有毛病,我跟她確認了許多心靈的訊息,也瞭解我有能力去拒絕靈界的打擾,面談的二週後,我重新九份民宿打開了通靈能力,第一件事情就是請圍繞在身邊的靈體保持距離,沒有經過允許,不可以隨意的向我傳送訊息,終於能享受寧靜的感覺。 之後是一連串痛苦的心靈重整過程,趁著這個虛弱的空檔跑去結婚生小孩,我辭去了公司的職位,也從老師的培訓教室結業,自修了一年半,在網路上開始命理事業。 沒想到人生繞了一大圈,最終還是走上原訂的道路,但是我走得非常開心,終於瞭解,所謂的天命,並不是他人加諸在身上的枷鎖,而是順著自我的本性、發揮天賦本能的舞台,順應天命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酒店經紀YAHOO!

創作者介紹

旺旺

hb20hbvwr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