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小留學生數量的增加,其寄宿和監護問題受到越來越多關註。
  圖/Gettyimages留學生與寄宿家庭相處融洽。圖/Gettyimages
  近幾年,國內低齡化留學趨勢日益明顯並持續升溫,由於國外寄宿學校資源有限,多數小留學生都居住在當地的寄宿家庭。而隨著小留學生數量的不斷增加,其寄宿和監護問題已得到越來越多家長的重視。同時,這些未成年留學生暴露出來的一些問題,也引起部分教育人士對低齡留學的擔憂。
  有業內人士指出,低齡留學暴露出的這些問題背後,實質上是家庭教育的問題。家長要正確認識中西文化的差異,理性看待寄宿家庭,同時要讓孩子在國內養成良好的行為習慣,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消費觀,在出國前就為留學做好充分準備。
  矛盾增加
  寄宿生活凸顯文化差異與衝突
  半夜,一位美國寄宿家庭的戶主報警,原來是寄宿的一個中國男孩和媽媽打電話後非常不開心,把遙控器使勁摔在了牆上,戶主認為這個男孩有暴力傾向,希望他馬上搬出去……在美國,因為寄宿學校的數量不是很多,大部分讀中、小學的小留學生都住在當地的寄宿家庭。隨著中國小留學生的持續增加,他們在與寄宿家庭相處時也出現了不少的問題,引起中國家長的關註和反思。
  “和在美國讀大學的留學生相比,中小學生由於未成年不能夠自己租房子,如果不住在學校,只能住在寄宿家庭,受限制比較大。同時,他們也會面臨更大的文化衝突,大學生可以更多生活在中國人的圈子裡,而中小學生因為寄宿不得不生活在美國人的圈子當中。”新東方前途出國美國中學部總監盧巍今年走訪了很多美國中學及寄宿家庭,也看到和聽到了不少關於中國小留學生與美國寄宿家庭之間的矛盾和衝突。
  “比如一個中國孩子把寄宿家庭房屋密碼鎖的密碼告訴了他的同學,當寄宿家庭的父母回家發現他的同學獨自在家裡時,馬上報警,後來還要求這個中國男孩搬出去,而中國的家長就覺得在國內把鑰匙給孩子要好的同學很正常,寄宿家庭有些小題大做;再比如一個寄宿家庭在假期裝修前對中國孩子說,把重要的東西都放在箱子里,這個孩子並沒有特別在意。假期回來她發現自己放在屋裡的一件很貴的衣服不見了,寄宿家庭的媽媽說她以為那是不重要的就給扔掉了,這讓中國的孩子和家長感到很生氣。”盧巍解釋,其實這都是中西方文化差異造成的,如果按照美國人的思維方式,他們的做法並沒有什麼問題。文化上的差異很容易產生衝突和矛盾。
  不過,也有一些矛盾是由於中國孩子不良的行為習慣造成的。比如很多中國家長不理解為什麼他們給寄宿家庭支付費用,寄宿家庭還要讓孩子做家務,在國內孩子都是衣來伸手,外來張口。有的中國孩子洗過幾次碗之後就覺得非常委屈,向父母哭訴。其實,這都是中國父母的溺愛造成的。美國父母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讓他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包括家務等,這是家庭里的規矩,寄宿的孩子也不能例外。盧巍認為,這些低齡留學暴露出來的問題背後,實際上是家庭教育的問題,家長在國內沒有讓孩子養成良好的行為習慣以及正確的價值觀、消費觀。
  當然,寄宿家庭中存在的問題並非都是小留學生造成的。比如有的寄宿家庭對待寄宿的孩子比較冷漠,有的監護人甚至當著孩子的面觀看色情視頻,給孩子造成非常不好的影響。也有媒體報道,有的監護人非常沒有責任心,有中國學生因為曠課太多面臨被勸退,但監護人居然對此一無所知。
  中小學留學生由於未成年,如果不住在學校,只能住在寄宿家庭。與大學生相比,會面臨更大的文化衝突。圖/CFP
  寄宿選擇
  多數家長通過中介尋找寄宿家庭
  那麼,寄宿家庭和監護人是怎樣挑選出來的呢?以美國為例,盧巍介紹,寄宿家庭主要由學校和美國專業機構提供,其中大部分都是通過美方機構來找。這些機構一般都有美國政府的認證,他們在挑選寄宿家庭時,會對家庭進行背景核查,包括社會安全號碼、是否有犯罪記錄、是否有虐待婦女兒童的行為、一公里以內的鄰居是否有犯罪記錄等等。“美國對寄宿家庭沒有法律上的標準,一般都是行業內默認的標準,如家庭的年收入、房屋的面積等等。大部分寄宿家庭都是希望通過寄宿生瞭解國外的文化,個別的家庭是為了賺錢。”
  據瞭解,目前國內多數家長都是通過留學中介來尋找寄宿家庭,留學中介則和國外的學校或機構合作,通過他們來尋找,這市場已經比較成熟。
  一般留學中介會給家長一個表格,讓他們填寫對寄宿家庭的要求,比如戶主身份、房屋面積、是否有孩子、是否可以養寵物、是否吸煙等。合作機構會據此來進行匹配,給家長提供一個寄宿家庭的一些詳細資料,包括房屋照片等,家長也可以通過skype等工具與寄宿家庭交流。如果家長不滿意,可以再由合作機構提供其他寄宿家庭。
  當然,如果離開學時間較近,可能就沒有時間對寄宿家庭進行詳細瞭解或者調換。一位張先生就表示,由於時間較緊,他在開學前一天才拿到寄宿家庭的資料,孩子上飛機時才得到寄宿家庭的電話號碼,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據瞭解,現在國內部分留學中介機構存在著為節約成本,只對家庭做很淺層次的瞭解,或者存在對消費者故意隱瞞,一味說好的現象,有家長就反映他因此而換過寄宿家庭。
  “我想現在只有少數機構會這樣做。”決勝網執行副總裁龍明指出,這些問題前幾年更嚴重。“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之後,做寄宿家庭成為美國部分中產或低產家庭增加收入的一個手段,一些中介為了謀取更高的利潤,挑選標準會有所下降。”
  啟德教育集團北京分公司美國教育顧問李月也認為,大部分機構會把知道的所有情況告訴家長,比如是不是單親家庭等等,如果故意隱瞞,後期會很麻煩,對機構的口碑也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至於監護人,每個國家的情況也不盡相同。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等國家基本都要求未成年留學生在當地要有監護人,監護人可以是學校的校長、老師,或者寄宿家庭,也可以是當地監護人公司或者其他機構安排的監護人。他們的職責一般是為留學生開家長會、幫學生看病、解決一些糾紛等等。
  近日,有媒體報道監護人的冷漠失職讓家長心寒。據瞭解,有的職業監護人可能同時監護十幾個甚至幾十個留學生,很多國家對此並無限制。據業內人士介紹,監護人並不需要同被監護者住在一起,他們很多只是偶爾露一面,所以家長並不能指望他們像自己一樣來照顧、監督孩子。
  “其實,很多中國家長對監護人這個概念有些誤解。”盧巍解釋,真正的監護人是家長,孩子在學校和寄宿家庭時叫委托責任,只是把監護內容和責任轉接到學校和寄宿家庭。“現在美國的一些機構還有學業督導,他們會定期把孩子的學業和生活情況報告給中國的父母。”
  中國社科院近期發佈的《中國留學發展藍皮書》顯示,國內中、小學階段低齡留學生數量直線上升。2013年在美讀高中人數已達23795人,7年增加365倍。同時,據瞭解,赴加、澳、英等國讀中、小學的低齡留學生也呈現出增長趨勢。
  端正心態
  讓孩子接受鍛煉,應對變化
  如今很多中國家長在為孩子選擇寄宿家庭時都很看重硬件,尤其大部分小留學生都來自較富裕的家庭,他們的父母希望他們能夠在國外住得好一些。盧巍就遇到過這樣一位家長,家裡是別墅,有游泳池,孩子在家有兩個保姆。這位家長就希望能找一個家裡帶游泳池、戶主做律師的寄宿家庭。後來他們終於找到了一個這樣的家庭,孩子去了之後,這位母親卻不滿意,“孩子吃住都很好,但就是沒人和他說話。”原來戶主平時工作非常忙,很少有時間和孩子進行交流。可見,十全十美的寄宿家庭是很難找到的。
  “找寄宿家庭確實會有很多運氣的成分在裡面,有時我們會發現,有兩個孩子對自己的寄宿家庭都不滿意,但把他們對調之後,皆大歡喜,這和他們的性格、愛好等等都是密切相關的。”盧巍認為,家長對寄宿家庭要有一個正確的認知,要有一個良好的心態去面對各種變數,比如孩子去獃了半年,寄宿家庭的爸爸媽媽離婚了,孩子可能要做出個選擇;還有的孩子去的家庭是單親媽媽,但後來她有了一個男朋友一起住,一些中國家長可能也接受不了。“我見過一個孩子在美國三年換了三個寄宿家庭,第一次換是因為媽媽得了癌症,第二次換是因為戶主要跨洲換工作。現在孩子覺得第三個家庭是最好的。這三個家庭的經歷對孩子的成長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此外,孩子以一個什麼樣的心態來面對寄宿家庭也很重要。”盧巍說,她遇到過一個孩子,家庭條件很好,但到美國的寄宿家庭住的只是普通的平房,她的房間不大,只有一張床和一個五斗櫥,連書桌都沒有。“我問那個孩子,你對這個家庭滿意嗎,這裡的環境這麼一般。那個孩子卻說很滿意,因為她想乾什麼,寄宿家庭的爸爸媽媽都會儘量配合。她來美國是來學習的,不是為了住大房子的。我想換一個獨生子女可能就不能接受,家長可以對孩子的心態進行一些引導。”
  “現在很多機構也會提前半年左右就組織家長去實地看一下寄宿家庭,這是有好處的。如今不只是家長、孩子挑寄宿家庭,寄宿家庭也在挑孩子,在美國的一些熱門地區,寄宿家庭也是很緊缺的。”龍明提醒家長,美國、加拿大的寄宿家庭最多也就是中產水平,更高層次的寄宿家庭很少,家長和孩子不要有誤區,認為寄宿家庭都有車庫、花園、游泳池。“我建議家長心態要足夠開放。家長的目的也是想鍛煉孩子,所以不要孩子一受委屈、一哭就飛過去。家長需要提前讓孩子瞭解美國文化,告訴他一些註意事項。對於做家務等等,也要讓他有所準備。同時,也不用怕得罪寄宿家庭,有什麼問題一定要提出來。”
  ■ 觀點
  留學問題的背後是家庭教育問題
  ●盧巍,新東方前途出國美國中學部總監
  低齡留學問題出現的背後是家庭教育的問題,一些家長溺愛孩子,並沒有讓他具備一定的獨立自主的能力,也沒有讓他養成良好的行為習慣和價值觀念。包括很多家長對低齡留學的認知也不夠,其實並不是所有孩子都適合低齡留學,適合寄宿家庭,有些家長對講到的個別案例不屑一顧,等事情發生到自己孩子身上時才真正意識到。所以,雖然低齡留學是趨勢,還是建議家長一定不要盲目地把孩子送出國。
  現在還有不少全職媽媽過去陪讀,這樣做的好處是能夠幫助孩子度過孤獨期,讓孩子全心全意地剋服學業的困難。但是陪讀的背後是在降低留學價值和留學機會,孩子回家後依然說中文,就喪失了鍛煉語言和獨立的機會。對於一些語言不是很好、獨立能力比較差的孩子,如果特別想讓他出去鍛煉,可以陪讀來過渡。
  此外,現在美國中學也和一些機構合作,在校外建立boarding house,相當於讓中國學生住到宿舍樓里,比如一層用於吃飯和學習,二層用於住宿,在生活上會有中國餐飲等方面的便利,對一些語言不夠好,獨自性不夠強的學生,這種項目降低了生活難度,當做過渡項目是可以的。
  並不是所有孩子都適合低齡留學,適合寄宿家庭,雖然低齡留學是趨勢,還是建議家長一定不要盲目地把孩子送出國。
  ——盧巍,新東方前途出國美國中學部總監
  D02-D04版採寫 新京報記者 孔悅  (原標題:小留學生的寄宿生活(1))
創作者介紹

旺旺

hb20hbvwr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